首页 > 今日合江 > yzc178亚洲城 > 正文
直播喂猪插秧捉黄鳝 合江小伙半年赚8万多
发布时间:2017-08-30 17:21:40 来源: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: 0条评论 条评论 浏览次数:
    每天早上6点起床,简单洗漱后开始直播:扫地、做饭、喂猪、插秧、打鱼、捉黄鳝……今年2月起,90后合江小伙刘金银开始在网上直播“农村生活日常”,半年内收获近10万粉丝,打赏8万多。

    作为全村唯一留守的年轻人,刘金银的生活方式让世代在家种田、外出打工的亲友乡邻不解。即便收入比打工更多,父母至今仍觉得他“不务正业”。


 
    非典型发布会
    长江边小村里,开了场“互联网最土新闻发布会”

    8月22日,长江之畔的合江县三块石村6组的村道突然热闹起来,来自成都、泸州的汽车突然蜂拥而入。在刘明杰家的院坝里,挤满操着浓重北方口音的外地人;几个年轻人操控着无人机,在村子上方飞来飞去,村子里留守的老人和孩子们昂着脖子,追着飞机跑。沉寂的村子一时沸腾起来。

    当日上午,今日头条旗下火山小视频在这里召开了一场“移动互联网最土的新闻发布会”:火山小视频宣布推出“火苗计划”,核心包括开通视频打赏功能和小视频达人培训计划。

    发布会现场以草席、稻草为背景,主席台上铺的也不是红毯,而是草席。出席发布会的,除来自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各类技术控、终端用户和媒体记者,就是村里的老头老太太们。

    “这些人为什么来三块石村开新闻发布会?”村里的老人们难以理解。对此,火山小视频产品负责人孙致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:契机源于他们此前收到的来自火山小视频用户“金牛”自己拍摄的一部短片。短片记录了金牛钓鱼、做饭、抓黄鳝等农村生活,积极向上的内容让火山团队非常感动。

    孙致所称的“金牛”,正是三块石村村民刘明杰的儿子、26岁的刘金银。


 
    非典型网红
    直播农村生活日常,26岁农民半年赚了8万多

    拥有近10万粉丝的“金牛”完全一副农民打扮,“我不是什么网红,我只是个纯粹的农民,一个户外主播”。

    直播的想法源自刘金银的打工生活。此前,他曾从事铝合金制造业,闲下来就喜欢看网络直播、小视频。

    接触直播一段时间后,刘金银发现了其中的商机:“要是搞得好肯定比做铝合金强,而且没有门槛。”但他也发现,有些直播内容很低俗、同质化严重。于是,他尝试把自己在农村捉鱼、逮黄鳝的场景拍成小视频上传,很受网友追捧。机灵的刘金银发现:机会来了!

    刘金银记得,第一次做直播时,只有5个人观看,他直播的主题是“打野”,就是在水田里捉龙虾。虽然观众少,但他还是坚持完成了直播。没人送他礼物,也没人打赏,刘金银还倒贴了手机流量费50元。刘金银不服气,他打算再试试,结果第二次直播,很快就有几十人围观。“有人说找到了儿时的回忆,让我很受鼓舞。”刘金银说。

    从此,刘金银一发不可收拾。到第二个月,他的粉丝量就接近1万人。截至8月29日,刘金银的粉丝量已近10万人,一天的直播收入就超1000元,这相当于他打工时一周的收入。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采访期间,刘金银得到的最大一件礼物是粉丝送的“豪华游艇”,兑换出来是600元人民币。


 
    非典型直播
    每天6点准时起床,直播扫地、做饭、喂猪、打鱼……

    为搞好田野户外直播,刘金银先后投入2万余元,购置了渔网、钓杆、电瓶、充电宝、三角架、苹果手机等。“手机两部、电瓶两个、充电宝10块。”在父亲刘明杰的卧室里,堆满了刘金银的直播设备。

    无论睡得多晚,刘金银坚持每天6点起床,简单洗漱后,便开始一天的直播:扫地、做饭、喂猪、养狗、插秧、收稻、打鱼、抓黄鳝……对于直播主题和画面,刘金银没有特别要求,他从不化妆,直播内容也不会刻意筛选。

    过去7个多月,刘金银遵守着比上班打卡还严的作息时间,天天拎着水桶、三角架去直播。8月27日夜里,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跟着刘金银直播半夜捉黄鳝。刘金银赤脚背着近10斤重的照明电瓶包,头戴矿灯,左手持手机、右手拧着水桶和他自制的捉黄鳝工具出发了。

    刘金银直播捉黄鳝泥鳅的“战场”,是刚刚收割稻谷的水田。农民收割稻谷后,稻田里留下高达六七十厘米的稻桩。刘金银每走一步,稻桩的尖部都会刺在膝盖上下的位置。

    当晚,刘金银刚下水田不到20分钟,就碰到一条有毒的“红斑蛇”。刘金银不愿招惹蛇,但粉丝听说碰到蛇了,都想看看,还有人表示希望刘金银能捉蛇。刘金银追着蛇拍,险些被咬到,过程虽短但惊险刺激。不过,刘金银没有答应粉丝提出的“捉蛇”要求,“因为捉蛇是违法行为”。


 
    父母不解:
    “搞啥子视频?不务正业”

    刘金银生于1991年,初中只读了半学期就辍学,十四五岁开始学做铝合金门窗,正是技术成熟、业务老练的“职业黄金期”。父亲刘明杰说,儿子做铝合金门窗时,运气好一天能挣三四百元,这相当于他一个月的收入。

    52岁的刘明杰有两个孩子,女儿12岁、刚读小学六年级。刘明杰原本指望儿子能好好打工,挣钱供妹妹读书。但春节过后,儿子突然不出去打工,让这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紧张起来。“搞啥子视频?不务正业!”母亲看儿子不去打工,也不下地干活,甚至动了要送他去医院的想法。

    眼看村里的年轻人一个个都出门打工挣钱了,刘金银居然下田捉黄鳝、摸泥鳅,整天耍手机。每当从地里回来看到儿子“耍手机”,刘明杰就“鬼火冒”,多次扬言要把刘金银的手机和三角架砸烂。直到现在刘金银赚了钱,父母还是不赞同他的所谓“事业”,更遑论帮忙。

    至于村里人,在22号的火山小视频发布会之前,大家都以为刘金银疯了,老人们甚至叮嘱孩子离他远点。发布会之后,村里人知道刘金银没疯,而是通过网络直播,7个月不到就挣了8万多元,但很多人仍然将信将疑。“啥子网上开个视频就赚钱哦,我看怕是吹牛的。”一位老人说。


 
    未来计划:
    开创视频拍摄、直播事业

    火起来的“金牛哥”,还有更远大的目标。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,拉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,组建一个集视频拍摄制作和网络直播为一体的团队,一起开创事业。“我没文化,需要有专业人士,共同创业。”刘金银说。

    刘金银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,自己做小视频是希望有一天能去“北京、上海这样的大城市”,以此开拓一下眼界,农村题材需要与城市接轨。直播过程中,有些粉丝会提出让他自虐、打鸟、捉蛙等要求,他会拒绝。刘金银表示,“金牛哥”要做的,就是传递农村的真实生活,传播当代农民的“正能量”。

    “如果有一天,你的粉丝们不喜欢你了,不给你打赏了怎么办?”刘金银说,他会利用在直播期间建立的人脉关系、学到烹饪技术,制作四川特产和小吃,通过网络渠道销售出去。

    “如果有一天,不做直播了,还能够回到从前的生活状态,继续做农民,或者打工吗?”

    “假如有一天不干直播,也不打算离开农村,可以承包点儿土地,搞个养殖场,养龙虾、黄鳝,种点蔬菜,做农副产品深加工。”刘金银说,他觉得自己有条件和资源做好。

    粉丝声音:
    不靠低俗博眼球,他的视频真实质朴

    刘金银“打野”的猎物,从来没卖过,捉到黄鳝、龙虾,他会制作成美味川菜,抽真空打包,邮寄给铁粉。为此,他还花3000元,买了台抽真空设备。

    远在杭州的铁粉“独狼”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,“第一次看他直播,他坐在厨房,侃侃而谈他的直播生涯,个中的快乐与辛酸深深地打动了我”。泉州粉丝“幽默男人”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:“我同金牛认识几个月了,把金牛当兄弟看,金牛这个人老实,来他直播间的兄弟姐妹愿意刷的就刷,不愿意刷礼物的,他也不问别人要。”

    一位采访过“金牛”的媒体人认为,在很多短视频研究者眼里,农村题材的小视频现在已声名狼藉,充斥着自虐、低俗黄段子及各种怪异行为。但“金牛”不同,他用最朴实的语言和不加雕饰的直播方式,呈现了当下农村最真实的生活场景。火山小视频产品负责人孙致说:“刘金银的视频真实、质朴,让城市人看到了新农村积极的一面,很有正能量!”

    专家观点:
    持续走红很难,他应该走出来也回得去

    互联网专家丁道师表示,农村网络红人最早出现在十多年前,随着视频、直播兴起而越发普遍。但是,单独的个体如不能及时把影响力转化为生产力,很难实现养家糊口,更难做成事业。个体很难持续“火”两年以上,过去的网红今天也基本销声匿迹了。

    丁道师说,当前,许多农村题材的直播视频,内容低俗,这需要引起互联网企业和社会关注,引导他们健康发展。同时,农民做直播也要有忧患意识,扎根于农村、依赖于农村,要走得出来,也要回得去。

相关阅读
更多>>

特别推荐

更多>>

图片新闻

友荐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