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家在合江 > 惠生活 > 正文
时隔77年 97岁台湾老兵找到合江亲人
发布时间:2017-04-12 10:42:20 来源:泸州新闻网 责任编辑: 0条评论 条评论 浏览次数:
    4月11日中午,泸州市合江县白米镇转龙湾村一座民宅内,有些热闹。李家三兄弟特地聚在一起,等待与亲人时隔77年的“重逢”。 视频接通的那一刻,97岁的台湾老兵胡定远立刻凑到镜头前。“就跟‘七母儿’(七舅)长得一个样儿。”视频另一边,83岁的李嘉猷一眼就认出了胡定远。 李家三兄弟在泸州市台办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与胡定远取得视频联系 李家三兄弟在泸州市台办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与胡定远取得视频联系 都说“乡音无改鬓毛衰”,这句诗用在胡定远身上再合适不过。隔着屏幕,跨越海峡,胡定远用泸州话和外甥们聊起了家乡。门前的坝子,屋后的山坡……一个个信息像“坐标”一样,逐一归位。 仅15分钟的视频通话,胡定远的心就定了下来,开始与家人商量回乡事宜。时隔77年,这场历时近1个月的寻亲,也终于有了结果。 离家 1940年,他与亲人失联 视频那头的胡定远,身在台湾省桃园市八德区,家境不错,继子对他照顾有加。可是,他心中始终有一道坎——与至亲失去联系数十年。他的故事,还得从上个世纪20年代说起。 胡定远于1920年生于泸州,父亲叫胡文范。那个年代,父母没有文化,家境十分拮据。家里兄弟姐妹众多,但都没念过书。由于在兄弟里排行最小,家里都叫他“胡老幺”。胡定远这个名字,还是离家参军后长官为他取的,望其“远征平定战乱”。 记者在一张民国时期的泸县地图上,找到老兵反复提到的“三龙桥”“四望山”两个地名(圈中所示) 记者在一张民国时期的泸县地图上,找到老兵反复提到的“三龙桥”“四望山”两个地名(圈中所示)  胡定远的大姐胡方详嫁到了合江县白米镇李家,他也经常到此走动。1940年4月的一天,他从姐夫家出发到不远处的“白米场”上赶场买粉条,半路上被抓了壮丁,自此与家人失去联系。 被抓后,胡定远被押上船,送到湖北参加抗战。随后,胡定远随军去往缅甸继续战斗。抗战胜利后,他于1946年来到台湾,并正式留了下来。1981年,已经61岁的胡定远和老伴结婚。虽然无儿无女,但继子彭先生对他照顾有加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 然而,胡定远一直放不下对故乡的思念。去年,他因罹患肝癌住院手术。住院期间,胡定远和家人聊起故乡时,言语间总有些失落。今年3月1日,胡定远的老伴去世。与之而来的,是胡定远愈发浓郁的思乡情。家里人决定,要想尽办法帮胡定远找到远在四川的亲人。 不久后,一篇寻亲的帖子发了出来。 寻亲 一个视频“拉回”遥远记忆 在胡定远的记忆中,他生于泸县凤仪乡6保2甲,家里曾多次搬迁,家乡附近有“三龙桥”、“四望山”、“河坝”、“大渡口”、“白米洞”等等。由于时隔多年且年事已高,胡定远对家乡的记忆都是模糊而碎片化的。其中,记得最清楚的是,他的姐夫姓李,住在离“白米场”不远的“石坝上”。“石坝上”是小地名,因附近有个供村民晒粮食的大坝子得名,姐夫家就在大坝子旁边,背后有个小山坡。 接到胡定远的寻亲消息,泸州市台办、志愿者及媒体记者等随即开始寻找。泸州市台办通知泸县、合江等地台办帮忙筛查,第一个关键信息是“泸县凤仪乡6保2甲”。经过查询泸县《县志》,发现泸县凤仪乡6保2甲即现在的泸县立石镇玉龙村鹅公丘。得到关键信息后,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开始走访调查。遗憾的是,鹅公丘已经没有胡姓人家了。此外,泸县太伏镇政府工作人员也找到了一户疑似胡定远亲人的胡姓人家。不过经调查核实,仍有一些关键信息对不上。 在胡定远的记忆中,“白米洞”是一个印象非常深刻的地方,下面是个山洞,上面是寺庙。随后,成都商报记者又从“白米洞”这个关键点出发,经查,泸州市合江县有个白米镇,白米镇上正好有个“白米洞”,就在现在镇政府宿舍楼下方。同时,白米洞上方曾经确实有个寺庙,只是后来改建了。不过,白米洞附近也没有胡姓人家。 就在线索即将中断时,胡定远想起他曾在“太慈寺”居住过半年。成都商报记者通过视频和胡定远确认,胡定远认出了“太慈寺”对面的“灯杆山”。至此,胡定远的故乡锁定在了“灯杆山”附近。 正在此时,胡定远又提供了一个关键信息——姐夫家曾经是卖冬粉的。当地热心村民曾德明突然想起,“石坝上”确实有个李姓人家,解放前是卖冬粉的。经过一路打听,终于找到了村民李官民家,他的母亲姓胡。李官民在家排老九,还有一个哥哥叫李嘉猷,一个弟弟叫李水生。经李嘉猷证实,父亲李奉先确实曾做过冬粉生意。听家里老一辈说,母亲有个弟弟很小的时候就走失了。不过,对于突然找到自己走失多年的舅舅,李家三兄弟表示“有点不敢相信。” 找到了姐夫家,有些信息还需确认。在胡定远提供的信息中,其最小的妹妹小时候烤火时,肚子曾被烫伤,留下了伤疤。像这样的隐私信息,只有家人才能知晓。当李嘉猷得知该信息时,深信胡定远就是自己的亲人“除了胡家亲人外,不可能有别人知道”。 确认 将于近期回泸探亲 昨日中午,在泸州市台办、志愿者及媒体记者的见证下,胡定远终于和三个外甥通过视频“见面”。接通的那一刻,胡定远就凑了上来。 15分钟时间里,他一直不断询问家乡的信息“家后面是不是山?”“你外婆姓什么?”……虽然大家都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,但基础信息都一一对上了。15分钟转瞬即逝。挂断视频前,三兄弟同框和胡定远挥手道别,一声时隔77年的“幺母儿(幺舅)”终于叫出了口“都说外甥像舅舅,看来是真的。”围观村民也发出感叹。 视频挂断后,李嘉猷三人又继续回忆当年的点滴,还拉着大家一起去看当年的老屋。交谈间,李嘉猷无意中提到:父亲李奉先曾娶过一个老婆,他们的母亲胡方详是父亲的第二个老婆。这个关键信息能够对上吗?当再次向胡定远求证时,他连声说“是”。 终于,胡定远的心定了下来,开始与家人商量回乡事宜。川江都市报记者返程时,胡定远的继子彭先生又再次来电,商讨回乡有关事项。胡定远希望,回乡的时候能够到父亲母亲坟前,为他们上一炷香。不过,遗憾的是,李家与胡家的联系已经不多,而胡定远一辈的人早已不在人世。李水生的儿子李贤平说,接下来他将组织家里的人和幺舅的家人联系。 由于胡定远老人5月份将再次接受手术,近期他将回合江看望家人。 记者 游容 摄影报道
更多>>

特别推荐

更多>>

图片新闻

友荐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