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我爱合江 > 美丽合江 > 正文
南宋抗元名城神臂城的故事 合江人你知道吗?
发布时间:2017-02-14 16:45:00 来源: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: 0条评论 条评论 浏览次数:
    这是中国绝无仅有的一片南宋城堡群,倘若不是它们,宋朝的历史或许远比史书记载的更为短暂,而欧亚的版图也会重新划分。南宋末年,为了抗击蒙古铁骑,南宋王朝在今四川、重庆境内修建了83座山城,如今保存完好者约十余座,如合江的神臂城,钓鱼城、多功城、云顶城、虎头城、运山城、大良城、凌霄城等等,凭借这些城堡,蜀中军民抗击蒙军长达半个世纪之久,就算南宋已亡,犹未放弃抵抗。
 
    烽火
    1236年秋,蒙古兵发三路伐宋,西路军由阔端统帅,自秦州、巩州入侵四川,中路军攻襄阳,东路军则由口温不花率领剑指江淮。四川承平日久,除都统制曹有闻在阳平关苦战殉国外,其他州县皆望风而靡,潼(今三台县)、遂(今遂宁市)、顺庆府(今南充市)官吏弃城而逃,主持四川防务的制置使赵彦呐听闻蒙古入侵的消息,居然只身逃遁。
 
    筑城
    每隔几日,蜀中城池失守的消息便传到临安城(今杭州)中,令宋理宗每每长吁短叹,宋人逐渐意识到,传统的城池在蒙古骑兵面前并没有太多抵抗力。
 
    1242年12月,抗蒙名将余玠出任四川安抚制置使(安抚使、制置使、宣抚使均由朝廷直接任命,主持某一地区战事),主持四川防线。余玠此前任淮东制置副使,两淮地区的百姓常在山中立寨栅自卫,称为“山水寨”。宋臣曹彬出使金朝,沿途见到山水寨五十多处,每寨不下三万人,百姓据寨自守,抗击金人。
 
    鉴于蒙古骑兵游走无定,川西平原又无险可守,余玠受山水寨启发,将城池搬到山间,建立山城防御体系。宋代的山城大多座落在依山傍水的山崖之上,平均海拔虽仅三五百米,却峭壁环绕,远比人造城墙险要,有的地方甚至可以凭借天险而不筑城,地质学上形象地称为“方山”。“方山”山顶平坦,周回数百十亩至数十里不等,有田可耕,有林可用,有水可饮,适合军队长期驻守,逃亡的百姓也来到山城耕作生息,又为军队提供了必要的粮草。



 
山城防御体系示意图(局部,驻军数目为余玠建城时数目)(萧易供图)

    合江神臂城,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立的。在泸州市合江县弥陀镇,隔着长江,远眺对面的神臂山,江面经久不散的雾气笼罩着这座山城。长江从神臂山北面汹涌而下,流经西南,在山脚的神臂嘴绕了一个七十度大弯,又翻滚着向东流去。这段水道滩险、水急、浪大、暗流多,晒金滩、万人坟、大灌石、猪儿石、叉鱼子处处险恶,有的江面看起来风平浪静,水下却暗流奔涌,清道光年间一天之中翻了七座船,就连再有经验的船夫都不敢掉以轻心。
 
    神臂山如同一支手臂伸入江中,南、西、北三面为江水环绕,只有东面有山路通往泸州。临水的这三面,江岸陡峭,怪石突兀,垂直高度达20米,有些地方甚至高近百米,山下险滩众多,航行尚且不易,更别说攻城了。淳祐三年(1243年),知泸州曹致大率领军民依托神臂山修建城垣,古城东西长1.2公里,南北宽0.8公里,周长约3.3公里,设有东、南、西三道城门。浩浩荡荡的长江,固若金汤的城池,组成了一条牢不可摧的防线。



 
    位于合江神臂山上的神臂城,神臂山如同一支手臂伸入江中,南、西、北三面为长江水环绕,只有东面有山路通往泸州。(周永叙/图)
 
    “神臂城”是著名的蒙宋战争遗址保护地。南宋时期的蒙宋之战,是发生在泸州的一场著名的战争,蒙宋之战直接战场围绕长江岸线进行,从今宜宾江安顺流而下至合江榕山,构筑的战线长达一百余里,在持续近35年的拉锯胶着争夺中,蒙宋国际战争的焦点是争夺神臂城的控制权。城在泸州在,城亡泸州亡。神臂城不仅维系着泸州的安危,也维系着南宋王朝的存亡。在当时,江山社稷系于一地。神臂城及其四川地区的防御体系,在军事上屏障了整个南宋王朝,在物资和人力上支撑着整个南宋王朝,因此它在中国军事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。
 
    如今神臂城东城门的木制门楼早已不存,残存石砌的城门,城墙被青苔染成了青黛色,生出朵朵白色的石花,城门残存两层券拱,高260厘米、宽156厘米,外层券顶浮雕宝剑一把,内层雕有葫芦、铜钱。东城门左右各有一道数百米长的城墙,这是耳城,耳城下又各有一池水塘,唤作白菱池与红菱池,可能是当年的护城河。南宋末年,宋蒙双方在神臂城下展开了数十年的鏖战,古城一度五易其手,可见战事的激烈程度。


 

 
神臂城城门(张云峰/图)
 
    南宋末年,余玠领导四川军民共建立了83座山城,神臂城只是其中之一如果在一张地图上标出这些山城的位置,你会发现山城或扼守在两江之汇,或坐落于险滩之旁,比如嘉陵江沿线的苦竹隘、大获城、运山城、青居城、钓鱼城、多功城,渠江沿线的得汉城、平梁城、小宁城、大良城,沱江沿线的云顶城、虎头城,长江沿线的白帝城、神臂城、天生城等等。它们依托嘉陵江、渠江、沱江、长江,彼此之间互为倚角,组成了一条严密的军事防线。
 
    在这些山城面前,蒙古铁骑失去了速度的优势,且山城之间以舟楫往来,又令不善水战的蒙古人吃尽了苦头。元人姚燧在《中书左丞李忠宣公行状》一文中曾评价说:“宋臣余玠议弃平土,即云顶、运山、大获、得汉、白帝、钓鱼、青居、苦竹筑垒,移成都、蓬、阆、洋、夔、合、顺庆、隆庆八府治其上,号为八柱,不战而自守矣。”
 
    随着长江水东流汇入大海,这些山城防御体系已经被世人所遗忘,现在人们说到“山城”,只知道“我住在30楼,一出门就是大马路。”
    (文:萧易)

 
更多>>

特别推荐

更多>>

图片新闻

友荐云推荐